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
的確,我曾幾何又想再寫。不過草稿就一籮籮,冇一封發表過。正值2010季節通頂功課性暗蒼爆發期後,寫一篇以作悼念,亦為歡迎往後開始實習的別去。寫於2010多事之冬春之間,為日後存檔。

 (閱讀全文)

2009走到2010,意識上只不過是與不同的友人食多了幾餐飯,以及係咁易倒數了十聲而已,實際意義不大.幾句廢話過後,其實只找個新年新開始的藉口(再一次)回來.2009年的計劃很多,沒有達成的也很多,其中一個是想要為自己09年看過的電影作編織,年尾才發現原來要回想09年12月看過甚麼戲都痛苦萬分.那個有關攝影的分類,當然也有N個反作用力而停下來.民生政治的事,雖有心有力參與,卻又乏力整理.

為了新一年的生活和學習,還是多打幾字好一點.
好~就由2010開始作好好整理吧. 

有人說AB血型要堅持完成一件事很難,偏偏還要是白羊座,唯有硬著頭皮看這次可以寫多久. 

 (閱讀全文)

早些日子,和女友在看一個「具像與抽像」的展覽,然後我們又對「具象與抽象」這種貌似二元的概念作討論。

先不說我們討論甚麼,只記得曾經看過一個故事,是說學生和教授討論二元的,當中也涉及光與暗。光暗其實並不是二元那麼簡單,我們可以用工具來量度光,但不能夠用來描述暗,暗只是光度的增加和減少。而事實上,暗其實並不存在於我們生活中中,就等如總不可能說「我要多少個暗。」或者是「請給我多一些暗。」 

 如斯簡單的道理,其實我們都清楚,也明白。但生活中總沒有甚麼時間去將事情和概念抽絲剝繭,唯有就只好將事情簡單概括的二元對立起來,以符合我們的生活節奏。

從網絡中找到一個有關具象的解釋,「再現人類經驗可以辨視的具體形象與造形」;抽象呢?則是「抽離人類經驗可以辨視的具體形象與造形。」箇中的分別其實不外乎是「再現」和「抽離」,然而我們可以利用顏色、外型等等去「進一步再現/描述」物件。但抽離,說穿了就是「退一步的再現」,依舊是依賴再現的程度,所以兩者之間是否真正二元對立,我只能說是程度的分別,沒有對比。

 (閱讀全文)

寫在開頭。

在廁所抽煙時發現額頭上生了一粒豆。小豆的生命週期不長也不短,但也叫我煩憂,又像是提示我的青春。就寫數十字記念它,也決定開一個系列讓我稍作記錄一些事。

文字寫了廿多年也寫得不好,用相片作補充。其實相片拍了幾年,也拍不得怎樣,總被老爸問這是在拍甚麼,故唯有又用文字作補充。但求看官及知音好心包容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下午,我與女友拖著小狗散步.不夠一小時,大家都疲憊了,回家去.
回家的路上,小狗的前面有隻白鴿,
走兩步就跳一跳,又走兩步再跳一跳.
看著小狗既要好奇的追,又要害怕的退,情況好不搞笑.

 (閱讀全文)

世界大亂,亂在瘟疫蔓延時.
太亂,也就得管,就先管管口罩吧.
一日內連升幾個價位,花旗國車廠何不改產,謀求出路?
我城內未見人心惶惶,反正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,
電視屏幕在播廿二世紀少年真實版,還是現實在上演廿八日後?
三年一瘟疫,五年一衰退,時也命也.
唯有戴上口罩自保小命.

噢,抽煙頓時好不麻煩,唯有戒掉.
各路友好,如有戒煙偏方,不妨上繳,成魔成佛,修得正果.

 

 (閱讀全文)


原本這裡是用來談國家大事(話係咁話)的.
由於facebook和xanga都太易影響他人,
所以只餘這裡一塊處女地,估不到竟然要用來談情說愛,宣洩宣洩一吓.

 

 (閱讀全文)

 

(警告:本人正值聖誕前後特別寂寞及發姣中,請勿隨便餵食及進入,後果自負) 

 (閱讀全文)

雖然沒有在這裡放下屎尿屁很久,但一直都有在讀google reader的訂閱.
發現真的有很多「抽水評論」的文章.

不是說抽水不好,但抽得來也請pro一點.
實在太多知少少扮代表的文了....完全只不過是在消費議題而已.
(當然我自己也可能係其中一條仆街) 
不過實在太失望了,還是繼續潛水好.


Next